PDC Homepage

Home » Products » Purchase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Issue 56, October 2018

劉滄龍
Pages 1-37

論尼采的美學自由

尼采承繼赫爾德對「美學」(Ästhetik)的理解,進一步開展美學與自由的關聯,藉由美學的進路實現「自然人」(Naturmensch),呼應盧梭「回到自然」的宣言。富含美學意義的「自然」以超善惡的非道德主義,要解放基督教式的禁欲身體。尼采頌揚文藝復興式的教養(virtù),並以歌德的「高尚教養」與「體態靈巧」為例,將「善惡對立的道德」從美學的角度轉化為超善惡的「好壞」。高貴的人就像藝術天才一樣,善於調動身體的多元力量,不把壞的排除,而是肯定命運中的偶然性,在趨於毀滅的現代性生活中,開發矛盾力量的動能,讓足以裂解生命的衝突性力量成為創新生活風格的泉源。 自由遊戲的力量是藝術活動的主要形式,也是生命活力的表徵。本文將從力量、自然與自由之間的關係作為討論線索探究以下課題:藝術的解放力量是主體權能的展現還是去主體化的過程?若藝術活動涉及個體解放的自由,是否也有政治自由的向度?尼采美學思想與啟蒙批判的關係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