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C Homepage

Home » Products » Purchase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Issue 50, October 2015

陳林
Pages 27-70

朱子工夫思想的內在發展理路─以已發未發為視角

朱子的工夫思想有著內在的發展理路。在「中和舊說」時期,朱子以體 用思維來處理已發未發問題,認為未發是體,是性;已發是用,是心。與此 心性論相對應,朱子提出了「先察識後涵養」的為學工夫思想。在「中和新 說」時期,朱子則以經驗現象中的時間先後和空間動靜來區分已發未發,把 未發理解為心之「思慮未萌、事物未至」的狀態、已發理解為心之「思慮已 萌、事物交至」的狀態,並認為「性為心之體、情為心之用,心統性情」。 與這種心性論相對應,朱子提出了「未發涵養,已發省察,敬貫通已發未發」 的為學工夫。而在晚年,朱子則以心在應事接物時是否順理而為來區分已發 未發,進而把已發未發融合貫通起來,不再執著已發未發之間的時間先後和 空間動靜的界限。由是,朱子晚年試圖打通涵養主敬工夫與格物窮理工夫,使之融合為一,強調涵養主敬與格物窮理相互滲透、相互發明,其工夫思想 也走向了更圓融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