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C Homepage

Home » Products » Purchase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Issue 27, June 2004

何建 興
Pages 1-40

商羯羅論不可說者的言說

對印度教吠檀多不二論的宗師商羯羅(Wavkara)而言,作為萬 有本體以及吾人真性的大梵或真我(梵我,brahman-ātman),不具 有任何屬性,也超越一切思想與言詮,易言之,梵我是非語言思 議所能臻及的“不可說者”。問題是,以語言指涉終極真實一事 似乎無可避免,此外,商氏推崇的《奧義書》等聖典也於梵我多 所言說。如是,對商羯羅而言,我人應如何理解聖典語言的指涉 作用?我人還能否以任何方式言說那不可說者? 在簡略介紹商羯羅的不二論哲學之後,本文探討《奧義書》 與商羯羅本人以梵我不可言詮的理由。其次,我們依序論述商氏 所採取,語言之於不可說者的三種表示法,亦即: (1)訴諸否定語的遮撥法。 (2)訴諸間接肯定語辭的指示法。 (3)訴諸明言的增益及其否定的隨說隨掃法。 其後,本文參就「增益及其否定」一概念,討論這三種表示法的 異同關係。我們認為,商羯羅對於「如何言說不可說者」一課題 所提出的語言哲學進路頗具深意,也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Usage and Metrics
Dimensions
P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