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Issue 23, January 2000

陳鼓應
Pages 1-17

〈管子〉四篇的道論

〈管子〉四篇的哲學理論主要在於繼承老子的道論再加以獨 特的發展,表現出老學齊學化的特色。 本文首先析論〈管子〉四篇在道論方面祖述老學的成份,其 次就道之特性暨「虛」與「無為」等觀念申論其對老學的發展: 〈管子〉四篇不但將老子原本作為空間義之「虛」提昇到宇宙論 的範疇,以「虛」來表達作為萬物之始的「道J '另方面也將老 子有關心境修養之「虛J轉化為認識論的概念,使「虛」的意義 延伸至知識論主客關係的層面,強調主體的認識應著重保持空明 靈覺的性能。 以〈管子〉四篇為代表的稜下道家, -方面就道與主體之關 係進行申論,透過精氣說,將道其象化並落實於人身,乃提出 「道不遠人」、「道者充形」等說法,進而發展出「以心受道」 的觀點,如此使得「道」與人的聯繫'得以其體落實於「心」。 另方面則援禮法以入道,將道落實於政治社會之運作,提出 「道生法」之命題;認為禮、法出於道,並將形而上之道與形而 下之禮法貫通為一整體,如此使得稜下道家在有關道的具體施用 方面,重視「應時而變J '兼顧「情」與「理」的平衡。 再者是將「因J字發展成為獨立的哲學概念,不僅提出「舍 己而以物為法」與「因其能者言其所用」這兩個界說,更在「道 貴因」的命題下表現出「因時應物」的原則,又將「因」的概念 與「刑名」相結合,發展成「因之術J '在此同時也提出「靜因 之道」這一認識論上的重要命題,對於苟子「虛壹而靜」的主張 有直接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