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ready a subscriber? - Login here
Not yet a subscriber? - Subscribe here

Browse by:



Displaying: 31-40 of 406 documents

Show/Hide alternate language

論 著 / articles
31.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50
嚴瑋泓 Wei-Hung Yen
如何理解《六祖壇經》的倫理學型態?
How to Comprehend the Types of Ethical Theories of The Platform Sutra of the Sixth Patriarch?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中國佛教倫理思維的特色,在於將戒律的規範性轉移到對心性的重視,其道德實踐的終極目的乃透過排除遮蔽心性的煩惱與顯露清淨本性等進路而完成的。此種主張以禪宗為最,《六祖壇經》中「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心地無非,自性戒」等說法,特別顯露了中國佛教倫理思維的特色。本文以《壇經》作為探究以禪宗為基礎的倫理學理路。首先從戒律與心性論的視角思考《壇經》的道德思考屬於哪種類型的倫理學?再者,反思《壇經》獨特的倫理思想型態是否與西方倫理學之理論有對話的可能性?一方面從《壇經》內在倫理型態思考其與德行倫理學的相似性,並論述其是否可能為某種形式的德行倫理學;二方面從禪宗哲學明心見性、解脫成佛之終極目的,思考是否可將《壇經》的倫理型態視為某種形式的結果主義?本文的研究成果顯示,《壇經》的倫理學型態包含了返回自性的理路與從緣起與無常所構築的世界觀所引發的「無所住」視角,據此產生一種認識的超越性而指向涅槃解脫。如是般從「認識」而「解脫」的理路提示著一種自律的倫理學型態,在此種型態中,道德主體藉著實踐智慧自發地出於善、完成善。若從理論的相似性來理解《壇經》的倫理學型態,我們最多只能謹慎地作出如下的結論:若從理論的相似性來看,《壇經》的倫理學型態約略可將其類比於德行倫理學與結果主義,甚至是義務論的主張,但若從其理論的內在理路看來,在理論的相似性之外,還必須從差異性來把握其倫理學型態。
32.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50
楊植勝 Chih-Sheng Yang
愛的理性化─黑格爾哲學的理性與基督宗教的博愛
Love Becoming Reason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文論證黑格爾哲學的理性概念是基督宗教博愛誡命的理性化。基督宗 教的博愛誡命是《聖經》的「新約」最重要的誡命;它超越卻實現「舊約」 裡的法律。它具有矛盾的特性,尤以「愛仇人」的命令為典型。但是它也因 此把有限的人提升到無限。黑格爾的理性概念在這些方面都與它相同:揚棄 律則,對人類知性表現為矛盾,並且被把握為屬於無限的領域。
書 評 / book reviews
33.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50
劉作 Zuo Liu
活的黑格爾─評劉創馥教授的《黑格爾新釋》
Living Hegel: Comment on Prof. Chong-Fuk Lau's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Hegel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論 著 / articles
34.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49
王志輝 Zhi-Hue Wang
亞理斯多德對柏拉圖靈魂劃分之批判
Aristotle’s Criticism of the Platonic Division of the Soul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亞理斯多德在《論靈魂》第三書第九章,對柏拉圖的靈魂劃分作出相當 嚴厲的批判。他指出,無論是柏拉圖的靈魂三分(「理性」、「意氣」、「慾 望」),還是柏拉圖主義者所抱持,一般流行的靈魂二分(擁有理性」與「缺 乏理性」兩部分),都有相當大的問題。因為,首先,按照柏拉圖的靈魂劃 分方式,靈魂可以是無限被劃分的。其次,柏拉圖的靈魂劃分,完全忽略了 「吸收養分」的能力,其實是一種獨立的靈魂能力,而不能與其它靈魂部分 或能力混為一談。再者,按照靈魂二分的方式,知覺該歸類為「擁有理性」還是「缺乏理性」的部分,也不清楚。最後,亞理斯多德認為,柏拉圖靈魂 劃分的最不合理之處,在於將原本單一的「欲求能力」分割開,以致於在理 性部分中出現了「希求」,在「缺乏理性」部分中又出現了「慾望」與「意 氣」等,以致於在靈魂三部份中,每一部份都會有欲求。本文打算依次檢視這些批判。此外,本文打算提出的一個觀點是,亞理 斯多德對柏拉圖靈魂劃分之批判,符合他一般對柏拉圖哲學的批判方式:J. Annas 與G. Fine 皆指出,亞理斯多德在批評柏拉圖理型論時,通常會相當 嚴格地堅持柏拉圖文本上的文字意義,但不肯從柏拉圖的角度與哲學立場, 寬大、善意地解讀這些文字;反之,亞理斯多德經常會根據自己的一些預設 與哲學見解,嚴格地檢驗柏拉圖文本中的字句,有時他甚至會將柏拉圖的說 法脫離原有的脈絡來解讀。當然,亞理斯多德這麼作的理由,並非是為了刻 意刁難柏拉圖,而是為了從柏拉圖哲學中得出某些重要的哲學意涵,並藉此 顯示自身哲學立場的合理性。本文將顯示,亞理斯多德對柏拉圖靈魂劃分的 批判,充分展現了這種批判方式的特點。
35.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49
Hua-kuei Ho 何畫瑰
Plato’s Treatment of Desire and Eryximachus’ Medicine in the Symposium
理性的慾望:柏拉圖對慾望的看法 與《饗宴》裡厄律克希馬可斯「愛的醫療」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Confronted with the stereotype of a rationalistic Plato, the paper argues for the value of desire at its own right in Plato. To explore the relation between desire and rationality in Plato, I choose Eryximachus’ medicine in the Symposium as an object of comparison. Eryximachus’ τέχνη, representing the Hippocratic medical knowledge, is in conformity with Plato’s earlier requirement of knowledge, that is, giving a rational account. The medicine achieves the harmony by balancing the good and bad desires. Plato’s philosophy, however, goes beyond the epistemic model of rational science or τέχνη. On the treatment of desire, he does not follow the discrimination of good and bad desires in medicine, nor does he even out the different desire, because as the doctor. Plato’s philosophy needs the strength of desire, because—though desire sometimes becomes irrational—it is the vital strength of the soul to pursue philosophy.
36.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49
林明照 Ming-Chao Lin
王船山莊學中「相天」說的倫理意義
The Ethical Meaning of “Helping Heaven” in Wang Chuanshan’s Interpretation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船山透過詮解《莊子》,提出了許多深刻的哲學問題及理論。其中對《莊 子》「相天」說的詮解,尤其值得關注。原因大致有二:首先,船山認為內 篇最能直接表現莊子的思想,而其精髓正可歸結於《莊子》中的相天之說; 其次,船山在將《莊子》哲學的核心論點歸結為相天說時,又據之作為分判 《莊子》與儒、釋、玄等其他哲學家派理論優劣的標準。本文在於對船山《莊 子解》中「相天」說的倫理意義進行討論,全文的討論主要包括三個部分, 首先將指出在船山的理解下,《莊子》的「相天」說在於回答一根本問題:我們有什麼理由認為生比死更有價值?以及由此引生的另一個問題:為什麼 不是每一種人格品質或行為特質都具同等價值?其次,將從相天說所關涉的 生死形上意義,來說明在船山的詮解中,《莊子》透過相天說對於前述問題 的基本回答。接著,本文將對船山所詮解的相天說的倫理意義作出探討。
37.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5 > Issue: 49
張忠宏 Chung-Hung Chang
論朱熹對程頤易學的批評
On Zhu Xi’s Criticisms of Cheng Yi’s Understanding of the Book of Changes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朱熹對程頤的批評表面上看起來駁雜而不一致,但深入分析他的論點,可以看出他的批評有一致而深刻的重要性。簡言之,朱熹認為《程氏易傳》 脫離了《易》之筮法與象數,不能說明做人做事的道理、天地自然之數、宇 宙及存有架構等天地之理,如何透過筮法及《易》的表象系統整合在六十四 卦的變化裏。《程氏易傳》之所以有這個問題,是因為程頤缺乏整合義理、 象數與筮法的問題意識,並且輕忽邵雍的先天易學的重要性。對朱熹來說, 唯有邵雍的先天易學可以統合象數、義理與筮法;程頤不能、也不應拒絕先 天易學。
38.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4 > Issue: 48
丁福寧 Paschal Fu-Ning Ting
多瑪斯人學的形上基礎
The Metaphysical Foundation of Aquinas’ Anthropology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人的完整統一性及靈魂不朽是中世紀時期人學最為困擾,也是爭議最多的 兩個問題。哲學家以二元論及普遍形質論來解釋人的完整性。如此二元論的人學思想以不同的方式成為中世紀時期主流的人學思想。多瑪斯反對任何形式的 二元論,他為人學尋找形上的統一基礎。為多瑪斯,人的完整統一性要求實體形式的統一性,靈魂是人的實體形式 及在自身的實體。唯人的靈魂是受造的,它的存有是分享自存有本身(Ipsum esse)。理性靈魂的本性是精神的,它是人的本質,唯非人的完整的種(species)。 精神的靈魂被賦予存有,它是自立的實體,但不在自身分開地存在,理性的精 神靈魂以其存有統一人的靈魂與身體,如此人具有完整的統一性。存有為現 實,是統一性的基礎,它具絕對的優先性。多瑪斯的存有為現實的概念超越亞 理斯多德形式為現實的概念,如此他為精神的理性奠定形上基礎。故在人的本 體結構上有雙重的潛能與現實的組合;在形上層次是存有-現實與本質-潛能 的組合。在物理層次是靈魂-形式(現實)與身體-質料(潛能)的組合。但 理性靈魂因是自立的實體,它是內在地獨立於身體。理性靈魂因其有存有,具 不朽的形上條件。
39.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4 > Issue: 48
鄧克 銘 Keh-Ming Deng
方以智論莊子的逍遙遊
An Analysis of Fang Yizhi’s View on Zhuangzi’s Xiaoyaoyou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莊子在〈逍遙遊〉以寓言的方式表達高遠的精神世界,其意境及途徑引起 後人不斷地探索。方以智收集大量的古今註解,會通儒釋道三家思想,以獨特 的寫作方法詮解該篇蘊藏的豐富內容。本文從三個層面說明方以智詮釋的重要觀念。第一:關於莊子「小大之辨」 的問題,方以智強調小與大之無差別性與相異性,以消除片面的執著。第二: 方以智從「有」與「無」之對立的觀念,說明兩者相互否定、相互成立的關係; 並主張「不落有無」又「不離有無」,才能在現實生活中得到自在。第三:方 以智會通儒釋道,說明逍遙遊之途徑與形態,正是其自身生活經歷的反映。經 由本文的分析,可以了解方以智主張去除偏執以得心靈自由的詮釋方法與理論 依據。
40.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4 > Issue: 48
張忠 宏 Chung-Hung Chang
莊子論「道」、「技」與「養生」: 以「庖丁解牛」為線索
Dao, Technê and Cultivating Life: Following Cook Ding’s Lead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文主張,莊子的「養生」是涵養生命之意,因此它的養生觀包含養親 的要求。「庖丁解牛」不是寓言,而是莊子舉例說明技藝在生命之涵養中扮 演了什麼樣的角色。技藝的重要性,不在於它能帶來心流經驗,而在於它能 將世界揭露為豐富多元、且可悠遊徜徉的場域。欲得養生,就必須擁有良好 的技藝,包括與父母相處、將父母揭露為相互成全、攜手共遊的養親技藝。 基於這樣一種養生觀,莊子雖然高度重視人倫的要求,認為得道者必能養 親,卻並未進一步進行倫理學與政治哲學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