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ready a subscriber? - Login here
Not yet a subscriber? - Subscribe here

Browse by:



Displaying: 1-5 of 5 documents

Show/Hide alternate language

論 著 / articles
1.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08 > Issue: 35
蔡家 和 Chia-He Tsai
黃宗羲與陳確的論辯之研究
The Research on Debate between Huang Zong-Yi and Chen Chien-Chu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黃宗羲與陳確(乾初)的論辯,於明末清初的哲學轉型中,是 一重要公案,也代表著宋明儒學的轉型而過渡到清儒實學的開始。在近人研究中,或是把陳乾初的思想看得太高,認為黃宗羲晚年思 想受了乾初的影響而改變;或是把乾初的思想貶得太低,把它等同 於告子生之謂性的傳統。同樣地,近人研究,對於黃宗羲思想的定 位亦不清楚,亦不能給予一合理而中肯的地位。有些學者以黃宗羲對於陳乾初墓誌銘的四次改寫作為研究題 材,或是站在黃宗羲的前三次觀點,批評陳乾初思想「以欲為首 出」;或是以黃宗羲的第四次墓誌銘改寫為觀點,認為黃宗羲晚年 思想往陳乾初方向靠攏。以上論點,皆有未當,吾人認為,黃宗羲 的前三次墓誌銘的改寫裡,錯認了陳乾初的思想,以為乾初否定宋 明儒學思想,而為荀子、告子的後天之學的傳統。到了第四次墓誌 銘改寫裡,看出了陳乾初思想的力行實踐之義理,故不予以批評,但亦看出乾初思想非蕺山學的正宗,有其自己的一套光明正大義 理,不至於淪為荀子、告子的後天之學,亦不會下委流為以欲為首 出的學問。
2.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08 > Issue: 35
劉創 馥 Chong-Fuk Lau
康德超驗哲學的自我認知問題
The Problem of Self-Cognition in Kant’s Transcendental Philosophy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文首先分析康德的「超驗」概念,由此展開討論「超驗認知」 的理論問題。所謂「超驗認知」是有關認知能力本身的先驗認知,包 括感性和知性的區分,以及時空範疇條件等。雖然康德的超驗哲學以 研究主體的認知能力為核心,以解釋客觀經驗和知識的可能性,但是 這些「超驗認知」本身的理論地位卻不甚清楚。一方面,它們不能是透過內感而得到關於「現象我」的描述,因為這些最多只是經驗認知,不能作為超驗哲學的基礎;另一方面,康德又批判傳統理性心理學,認為我們不能僅透過理性推論而得到關於「本體我」的先驗認知。對 康德而言,根本不存在任何先驗的「自我認知」,但他卻容許智性的「自我意識」,即「純粹我思」或「超驗統覺」。由於缺乏相應的內感,超驗統覺本身還不算是認知,但透過反思的抽象和比較活動,我們能分 析認知結構。不過超驗認知並非直接關於人類這個物種的認知機制。康德的超驗哲學不是認知科學或超驗心理學,而是對於有限理性者的 認知結構的概念分析。
3.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08 > Issue: 35
陳聲 柏, 李 巍 Sheng-Bo Chen
從「物」、「實」之別看公孫龍名學的價值 ——以荀況為參照
Distinguish the Notion of ‘Wu’(物) and ‘Shi’(實), Review The Ming-xue(名學)of Kong-sun Long : Use Xun-Zi as a Reference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先秦諸子論名,旨在匡正名實相怨的時弊,公孫龍也不例外。但 是其以實正名的學說宗旨,卻並不為同時代諸子贊同,以致荀況斥之 為「惑於用名以亂實者也」(《荀子‧正名》)。究其原因,乃公孫龍所 論之名,與此時代之一般理解旨趣殊異。概言之,公孫龍看到了「名」 的兩種用法。即,名既可命物(個體物),是為「物名」;亦可命實(個體物的性質),是為「實名」。公孫龍特別強調的是為當時人所忽略的 後一種用法,其價值與其說是邏輯的,不如說是形而上學的。因此,不論與同時代諸子相比,或從其後中國哲學發展的思維取向來看,公 孫龍的這一發現和闡述都是獨特且別具價值的。
4.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08 > Issue: 35
林義 正 Yih-Jing Lin
孔子對《詩》的詮釋方法
Confucius’ Hermeneutical Method with Regard to the Book of Odes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論文企圖依據涉及孔子稱《詩》、論《詩》、讀《詩》、言《詩》 等的諸多史料,來探討孔子對《詩》的詮釋方法。本文依一、前言,二、對「詩」、「《詩》」與「《詩》三百」意涵的釐清,三、孔子以前《詩》 文本的形成與運用,四、孔子對《詩》的詮釋方法,五、結論,進行 論述。其重點在:(一)從授《詩》的文本論其詮釋方法,(二)從因 周樂論其對《詩》的詮釋旨歸,(三)從稱《詩》論其對《詩》的詮釋 方法。經過筆者的研究,發現孔子對《詩》的詮釋應該有兩個階段,早年的教學是因襲魯國官府所藏的《周詩》文本,晚年的傳授是寓己 志以重編《詩》本,傳素王之道。最後,指出其詮釋方式是斷章取義,運用類比,其詮釋目的在成就君子之德,其對《詩》詮釋活動實含歷 史主義、實用主義與假託主義三種面向,缺一不可。
5.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08 > Issue: 35
蔡耀 明 Yao-Ming Tsai
生命與生命哲學:界說與釐清
Life and Philosophy of Life: Definition and Clarification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文的焦點主要放在生命做為一個學術概念,以及生命哲學做為 一套學問或一門學科,提出界說和釐清,勾勒外貌,並且針對相關的 若干概念或論題,做成初步的思辨。在論述的行文,經由如下八節,成為以界說、釐清、論題、思辨、和論理交織而成的架構。第一節,「緒論」,開門見山,帶出研究主題,並且逐一交代論文的構想與輪廓。第二節,「何謂生命」,將學界最常 見的標定在有機體的生命界說,在形式上,分成列舉式的界說和簡要 的界說,逐一整理其要點,展開批判的回顧,並且擬定可推演出更好的生命界說的替代構想,以非固著的和開通的做法,將生命界說為「使 生命之顯現得以成為如此的生命歷程之一貫的根本、機制、或道理」。這樣的生命界說,可避免通常的生命界說以有機體為著眼的褊狹、固 著、和封閉之缺失,而且更適合據以展開生命哲學、宗教哲學、或佛 教哲學的探究。第三節,「釐清生命和相關概念」,包括人生、生物、生命體、生命現象、生存、生活、死亡,避免將生命和這些相關概念 攪混在一起。第四節,「何謂哲學」,以哲學做為專業領域所從事的工 作,扼要說明哲學意指什麼。第五節,「何謂生命哲學」,在論陳生命 和哲學這二個概念之後,即可順理成章地界說生命哲學,大致意指「以 生命為關切的重心,展開哲學的探問與思辨,從而形成的整套學問的 鑽研」。第六節,「生命和哲學的關係」,分別從生命之於哲學,以及哲 學之於生命,討論生命和哲學之間的關係。第七節,「釐清生命哲學和 相關學科」,在生命哲學和生物學、人生哲學、生命研究、生死學、或 死亡學等相關學科之間,做出適度的釐清,使生命哲學意何所指,從 對照的視角,可更加鮮明予以理解。第八節,「結論與展望」,總結本 文的要點,並且展望後續相關的探討。本文的目標,設定為如下二大所欲達成的事項。其一,以哲學的 書寫,提供有關生命概念與生命哲學較為嚴謹與完整的概觀。其二,呈現的生命哲學,不至於過分褊狹,而是不僅可助成和宗教哲學、佛 教哲學的接軌,而且往宗教式的生命實踐開放,有助於理解學說與實 修在生命課題可能的密切關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