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ready a subscriber? - Login here
Not yet a subscriber? - Subscribe here

Browse by:



Displaying: 1-4 of 4 documents

Show/Hide alternate language

論 著 / articles
1.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1 > Issue: 41
彭孟 堯 Eric Peng
蒼涼蘊涵與天擇論證 ─人類是不理性的嗎?
The Bleak Implication and the Selection Argument -Are Humans Irrational?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本文主旨在於探討並拒斥在1980 年代一群認知科學家依其研究結果而 主張的「蒼涼蘊涵」:人類是不理性的。本文首先解析這些認知科學家建立 此結論時所依據的前提,再逐一反駁。另一方面,Stich 檢討了文獻上訴諸 天擇演化以辯護人類理性的主張,並重新建構了「天擇論證」,然後提出三 件反駁。本文檢視Stich 這三件反駁,並藉由指出其思考不足之處,來修改 天擇演化論證,以試圖說明理性與心理推想系統之間的關聯,並重新開啟以 演化理論辯護人類理性之路。
2.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1 > Issue: 41
王志 輝 Zhi-Hue Wang
亞理斯多德論「善」 及「存有」之同名異義
Aristotle on the Homonymy of “Goodness” and “Being”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亞理斯多德對柏拉圖哲學最常提出的控訴,便是它過於簡化。在他看 來,柏拉圖也分享了蘇格拉底關於字詞與定義的假定。蘇格拉底認為,當問 及「何謂F?」(正義、勇敢等)的問題時,總是可以找到某個關於「F」的 單一定義。然而,亞理斯多德卻宣稱,某些哲學上關鍵的字詞與概念,例如 「存有」、「善」、「正義」、「友情」等等,乃是同名異義或者以各種方式來述 說的。因此,在他眼中,柏拉圖正犯了過度簡化的問題:柏拉圖錯誤地忽略 了同名異義,並誤以為相同的字詞總是以相同方式而述說的。因而我們必須 放棄柏拉圖對於「存有」、「善」以及「正義」的說明。然而Ch. Shields 卻認為,亞理斯多德哲學中的兩個關鍵概念─「存 有」以及「善」─是無法被證明為同名異義的;雖然亞理斯多德經常提出 對於「存有」以及「善」之同名異義的警示,對於兩者同名異義的論證卻是 失敗的。Shields 宣稱,根本沒有一套可用以辯護亞理斯多德有關「存有」 之同名異義的學說,因為這個學說根本是錯誤的;他也認為,「善」之同名 異義同樣也無法被建立,因為它是從可疑的「存有」之同名異義學說推導而 來。本文將展示,Shields 對於亞理斯多德有關「存有」與「善」同名異義 論證之批判並不成功。本文將藉這種方式重構亞理斯多德嘗試建立「存有」 與「善」之同名異義的基本架構。
3.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1 > Issue: 41
蔡龍 九 Lung-Chiu Tsai
王陽明「理」的內容 與「心即理」的適用範圍
The Content of Wang Yangming’s “Li” and the Proper Application Range of “Xin Ji Li”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陽明的「理」概念在他的立教宗旨中明顯偏向「德性方面」,然而他論 述「理」的內容時對「非德性方面」亦曾提及,並且欲亦以「心」說之;筆 者於本文中除考察他對此兩種方向之「理」的論述內容之外,在個人的分類 中,談論出他的「心即理」教法可適用於「德性意義之理」,並且指出陽明 若勉強地以「心」談論「非德性意義之理」時所遭受的困難以及不通暢之處。 於本文中,筆者除了對陽明的「理」概念內容作出分類及釐清之外,並論述 其「心即理」的適用範圍。
4. NTU Philosophical Review: Year > 2011 > Issue: 41
蘇慶 輝 Ching-Hui Su
論瑣碎性結果與對條件化的限制
On the Triviality Results and the Restriction on Conditionalization

abstract | view |  rights & permissions | cited by
路易士的「瑣碎性結果」論證被視為能有力地拒斥對於條件句採行的真 值條件語意論,因為如果接受古典的機率理論、條件化,以及史東內克對條 件句的論點,我們可以推導出一個荒謬的結果─對任意的命題A 與C 而 言,p(C/A) = p(C)。本文試圖回應他的「瑣碎性結果」論證,並指出:無論 我們以條件機率如何定義自然語言的任何二位連接詞,瑣碎性結果仍會出 現。因此,放棄史東內克對條件句的論點不是避開瑣碎性結果的唯一方式; 相反的,我們可以對「條件化」做適當的限制來避免瑣碎性結果。